您的位置: 主页 > 马云也玩微投资?
金港微投资平台广告位

马云也玩微投资?

在新生代的企业家中,马云是一个绝顶聪明又特别有性格的人。在互联网时代,有性格意味着你说的话、做的事总能吸引公众的眼球,公司里有了这样的头儿,几乎不需要市场人员,省下了不少推广费用。
商战:马云在微博上写了几句话,立即在电商行业炸开了锅,消费者群情激昂!
马云也玩微投资
马哥是怎么说的?意思是:“未来三年内,任何采销人员在大电商加上哪怕一元的毛利,都将立即遭到辞退!从今天起,淘宝所有大电商保证比国美苏宁连锁店便宜至少10%以上!”
这是淘宝向国美、苏宁下的第一份“战书”!“零毛利”、“辞退”、“至少便宜10%”……在这个平庸的时代,这样的字眼是多么火辣、刺激!不给车马费,记者都会哭着喊着要报导。不必许诺奖品,网友都会自愿转载。因为有内容,更有个性,所以传播势能十足,一下子就天下尽知。
当晚,马哥嫌火力不够,又发了一段:“刚刚和各位股东开完会……我说这场战争是要消耗很多现金的,你们什么态度?一个股东说:我们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!你就放心打吧,往死里打!”列位看官,还有什么比这样的话语更有轰动性—金钱、战争、霸气,各个传播要素都有了!马哥如果做记者,肯定是一流狗崽!
丢掉了消费者,什么都是浮云
价格战开打的头一两天,场面相当热烈,马云和淘宝上下像打了鸡血一样,兴奋得云里雾里。开战两三天后,立马有公关人发表庆功文章,并列举出关注度、销售额等多项指标,证明这场商战的成功。
但很快,消费者的质疑来了,媒体的批评来了—不仅来了,而且是扑面而来、铺天盖地。消费者和媒体上的批评包括:降价幅度不大;缺货;先涨后降,先降后涨;可比价的同样商品太少……很多人则对淘宝发起这场商场的动机进行分析,有“公关说”、“报复说”、“打垮苏宁资金链说”、“微投资说”等。
若干天后,国家发改委的调查与整改通知来了。淘宝作为“肇事者”不得不公开检讨,承认有少部分大电商商品没有实现对消费者零毛利的承诺,且无法实现所有大电商产品在同一时点全部比竞争对手低的承诺。“我们将以此为戒,深刻反省,公司已经在政府相关部门的指导下制定了整改方案以完善运营管理,我们将认真遵守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,以最终确保切实履行对消费者的各项承诺。”
我不知道促使淘宝公开道歉的动力是什么,如果是政府的强制力,那么淘宝并没有真正认识到问题所在。作为企业,最应该在乎的不是政府,也不是媒体,而是消费者。如果我是马云,看了消费者在网上留下的“大忽悠”、“坑爹”之类的评论,估计死的心都有了。这场商战,眼球是充分吸引过来了,但伴随而来的是差评如潮;短期的销售额增加了,但长期的信任度降低了。淘宝毕竟不是街头摆地摊的,做一锤子买卖就走,所以总体而言,这场商战,淘宝是输了,它对淘宝品牌造成的内伤,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愈合。
评估一场商战的成败标准,不是打败了竞争对手,而是是否赢得了消费者。丢掉了消费者,其他的都是浮云。
淘宝是怎么丢掉消费者的?为什么没能“切实履行对消费者的各项承诺”?是因为运营管理不够完善、客观上的技术因素吗?错!这是一场在发起时就错了的战争,错的原因是,他们仅仅做了传播上的策划与促销上的准备,而没有进行事先的伦理评估;不是“客观”的问题,是“主观”上就有错。
说通俗点,这是一场“不道德”的营销战。
营销活动的“诚信准备金”
提到伦理、道德,这问题严重了,马哥肯定不同意:我本意是让消费者享受更多实惠,只是操作上有点不周到,怎么反而成了不道德的人?
其实,营销伦理不仅是一个态度和出发点的问题,也包含履约能力和规则公平的问题。我曾在《新营销》杂志撰文指出营销伦理的4个前置条件,可以称之为营销活动的“诚信准备金”:
1。你是否愿意为诚信承受可能较大的利益损失,而不仅仅是叶公好龙?
2。你是否清楚地知道目前社会公众对诚信的标准与要求,而非自以为是地想当然?
3。你是否有足够的实力履行对外的一切承诺,而不是到时候看着办?
4。你是否有能力让公司上下都按诚信规则办事,而不是一个人飘在云端?
我们可以将第1条理解为“正心、诚意”,第2条理解为“格物、致知”;第3条理解为“修身”,第4条为“齐家”。4条标准,样样都不简单,达标很难,连口口声声诚信的马云也在这上面栽过跟斗。
现在让我们对照分析一下,马云在宣战时,是否备好了“诚信准备金”。
第1条:“大电商三年零毛利”,有没有听错?这意味着进什么价卖什么价。马哥,你认真想好了吗?股东答应吗?不要图一时嘴巴快活哦!
第2条:既然马哥把声势造得这么大,话说得这么满,消费者就有理由认为,价格优惠在商战开始后的任何时点都存在的、降价的商品不应该普遍缺货、大多数商品应该是可以比价的、不应该部分商品降价而其他涨价……微博上的文字很短,但你不能事后另行限定或解释,而应该尊重大众的交易习惯和通常理解。
另外,如果为了报复对手而把消费者卷进来,有把消费者当枪使的嫌疑;趁对手危难之际发起攻击,也有悖公众的“不忍”之心。
第3条:你在决定发起商战之前,做过货物需求量的预估和储备吗?做过网络、线路承受力的测试吗?这是小孩子都可以想到的事。你承诺所有大电商至少比国美、苏宁便宜10%,怎么及时实现呢?
第4条,马哥把话说得很漂亮,但你是否在公司做了充分的动员和预演?有可靠的保障措施和流程吗?与其他制度有没有内在的冲突与矛盾?如果这些没做到,那就保不准底下的经理和员工为了自己的奖金,暗地里加价,或者故意有货不发!
只有把这些问题都考虑周到,“诚信准备金”都预先备好了,才能“确保切实履行对消费者的各项承诺”。不要事先不准备、事后作检讨哦,大家都是成年人,不带这么玩的!
像做微投资评估一样做伦理评估
有人说,马哥还年轻,要把业务做大,顾及不了这么多伦理道德问题。是吗?时代已经变了,传说中的初创企业“野蛮生长”、“血腥原始积累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如今,缺少营销伦理的修炼,市场就不会给你“生长”、“积累”的机会。营销伦理已经不是你愿不愿意考虑的问题,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。
特别是,马哥又“不幸”身处互联网与电子商务行业。这个行业的特点是,信息高度透明,任何“瑕疵”都会很快被发现、传播、放大。某日马云删除了上述“价格战获投资人支持”的微博,就迅速被业内人士发现,解读为投资人意见出现分歧。连淘宝发布道歉声明的渠道这么小的细节,也会被“微友”指出并传播开来—“道歉声明竟然用仅100多个粉丝的官博发,说大话时就用大号!”
媒体还捅出了电商行业的一大核心机密—对不同零售商供给不同型号的货品,让消费者无从比价。这可能是马云未曾料到的。价格战开打前,马云学着国美以前的样,满世界嚷嚷“此处价格最低”,是不是就是瞅准了这一点呢?天机外泄后,马云是否会被同行迁怒,视为“害群之马”呢?
此外,各个电子商务企业不同时段的价格变动、降价幅度对比、缺货比例、流量变化、销售数量与金额等数据,都有机构挖掘和分析。数据详细到如此地步,是以前的商业微投资中从未碰到过的。各大电子商务企业仿佛被剥光了衣服,被各色人等细细打量,想玩点小猫腻、耍点小聪明,难啊!
以前说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”,没多少人信,现在不能不信一点了吧?在这样的微投资中,行事规则得变一变了:在推出任何一个商业项目和营销计划之前,都要像做微投资评估一样进行伦理评估!这不单是为减少经营风险,更是为了赢得客户信任。你不做,保不准哪天就会有一颗“地雷”爆炸,炸得你血肉横飞。你做了—做得比同行更好,虽然可能会输在一时一地,但你赢得了全部。
 
金港微投资中心广告位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微投资换宝马故事

您可能喜欢

​一个微投资者的心得体会

​一个微投资者的心得体会

​微投资发展经历了哪些阶段

​微投资发展经历了哪些阶段

​微投资换宝马故事

​微投资换宝马故事

​马云也玩微投资?

​马云也玩微投资?

回到顶部